当前位置:主页 > G一生活 >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>

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

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全面了解——要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及心理,必须了解他的成长背景、家庭关係及生活情况等,不能将判断简单化。(XiXinXing@iStockphoto,设计图片)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关注状元——传媒报道集中留意DSE状元、尖子身上,变相忽视了其他考生及教师的价值。(资料图片)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一举两得——养成参与群体运动的习惯,比起坐在家裏打机,更能锻炼身体及建立社交。(XiXinXing@iStockphoto)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 标籤反常行为 懒理背后问题 「你有情绪病」不是万能key

编按:随着精神科的诊断趋于精细,现时有关精神病的诊断,已被仔细分类为焦虑症、抑郁症、躁郁症等情绪病。当遇到身边人出现情绪问题及反常的行为,市民大众亦很容易将之标籤为患上精神病的表现。其实精神健康的问题自古已有,是否必须根据现代医学方法才能解决?实在值得深思。

明仔今年15岁,过去数月精神紧张、心情差,意志消沉至不想上学。父母及学校均认为他患有抑郁症,需要寻求临牀心理学家的支援。

今天,社会大众习惯把不接受的行为归咎于精神、心理问题,坊间的讨论、报章的报道,往往追溯事主是否患有精神病。「因为他有思觉失调,所以有暴力倾向」,试图以此作解释,将问题归咎于事主。其实这是过于简化、伪科学,甚至不负责任。要了解一个人的行为、背后的心理,就需要了解他的成长背景、家庭关係、生活情况、社区环境等等。

现代精神病学 比古智慧更落后?

其实明仔在去年开始,上学时遭受同学长期欺凌、殴打,导致身体多处受伤,需要停学数月接受手术治疗。事后,校方惩罚了涉事同学,又安排转班,但之后就没有其他跟进,甚至劝阻明仔母亲不要报警。而且在雨伞运动后,明仔变得不信任警察,宁愿独自处理问题,在校园裏他选择躲避欺凌他的同学,受伤后他变得善忘,成绩退步。

家庭环境方面,明仔生于大陆,小时候随母亲来港与父亲团聚。一家三口居住天水围某公共屋邨的狭窄单位中,邨内充塞各种经济民生问题,他和母亲分别目击过有人跳楼自杀。父母属蓝领阶层,父亲每晚工作夜归,一家要等他放工后晚上十点多才一起晚饭,因此明仔午夜后才上牀睡觉,早上六点半起牀準备上学,长期睡眠不足。由于家贫,明仔除了打机,没有别的娱乐和嗜好。管教方面,因父母读书少工作忙,教导方式也是责骂为主,一家三口可谓非常「躁底」。

一个年轻人在这样环境下生活,每天独自面对着不安、睡眠不足、没有运动、缺乏良好的人际关係、缺乏信任……变得忧郁、焦虑是谁之过?要改变的是谁?把他诊断为抑郁症或创伤后遗症,甚至「对症下药」,教他改变思维等等,是否本末倒置?将责任归咎于父母,亦不见得合理,咒骂社会亦无补于事。

自古以来,生活充斥着大大小小的灾难、创伤。直到上世纪,才有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学家治理这些问题。当今医学昌明,但在精神健康的领域,发达国家不见得比发展中国家优胜。精神专科还未成熟的地区,对于异常的行为,通常有自己一套解读和处理方法。

传统中医视精神科为内科,与五脏六腑息息相关。21世纪科学终于赶上,「发现」原来消化系统与精神健康不可分割。原来,不定时的作息可导致心理问题;原来,运动有益情绪……这些家喻户晓的智慧,传统的健康生活习惯,是否真的需要专家批核,才能被证明为有效?

环顾当今香港社会,个人主义高涨。人的价值取决于个人的成就,个人的成就亦被简化为他一个人的努力。抬举DSE状元,其实间接否定其他考生的价值,忽视了教师的贡献。当生命的价值只建立在个人的成就上,失败,自然变得不能接受。

「我要快乐」反而变压力

西方个人主义亦鼓吹个人的快乐。近年,不少团体鼓励市民追求快乐,却没有深入讨论快乐的定义。社会文化潜移默化,我们经常会自问:「我是否快乐?」久之,我们製造了「人生一定要快乐」的假象。若快乐只是一种感觉,它一定不会持久,因为感觉容易受环境影响,是短暂、易变的。

「我要快乐」可以变成另一种压力、不切实际的幻想。名人的轻生,提醒我们:人,无论多成功,有多少粉丝,亦不保证感觉快乐。生命有涯,感觉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。

不同宗教哲学提供对快乐的另一种解读。与其追求一些短暂、易变的快乐感觉,历代智者教我们学习放下个人主义,施比受更为有福,知足常乐。

改善生活习惯 或胜专家治疗

我们在盲目追求短暂快乐的时候,有多少个明仔被忽略、被牺牲?明仔所需要的,并不一定是专家的治疗,例如改善一些生活习惯,反可事半功倍。我建议明仔早点睡,若父亲不能争取早点回家,明仔可以提早吃饭,等父亲回来再共度时光。与其坐在家裏打机,明仔可以参与一些群体运动,既能锻炼身体,亦能交友。

身为邻居,你我可以主动关心、帮助明仔一家,给予鼓励,甚至协助他们向学校寻求公义。在生活上或教育子女方面,你我可以提供资讯、简单提醒,或作明仔的师友。在社区层面,我们可以为大家争取多一点支援、权益。不能只有生存没有生活,亦不能只有生活没有生命。我们可以在这追求幸福快乐的生命旅途中互勉。

精神健康一环扣一环,紧扣着生活习惯、家庭关係、邻舍关係和社会的价值观,我们不一定要把我们的精神健康外判给专家。

文:陈濬灵(香港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/临牀心理学家)

编辑:王翠丽

电邮:feature@mingpao.com

为您推荐